国内水货手机市场的魔与道:遭遇海关立体打击

       “三星I9000欧水月初的报价是3340,现在普遍报价3780,还不一定有货。”淘宝皇冠商家“小梅电子”是常驻机锋论坛的水货手机大卖家。仅7月,其I9000单机网销就突破800台。但让店家焦头烂额的是最近一段的货源不稳。 

       华南老牌手机销售
连锁华英雄手机网北京店的店长也对记者证实,近日水货手机市场明显有较大的涨幅,像诺基亚、三星等品牌2000元以内的主销机型,涨幅普遍在200-300元之间,明显抑制了年轻群体的购买欲。

  “蝴蝶效应”的源头来自于海关严打。记者从一位中关村的手机销售商口中得知,在水货手机批发地深圳,“最近海关查货力度很大,而且是覆盖邮件快递、携带通关、陆路运输、海运集装箱等所有走水途径”。

  水货缩量涨价

  “最近海关查私的力度空前,而且手段多样,华强北市场政府检查的密度也明显加大,规模大的批发商为了避免风险,减少了货源,不少中小批发商甚至干脆去休假了。”一位北京水货手机商告诉记者,“深圳那边盘查一家大批发商,全国市场上就少几千台机子”。但作为终端销售商不可能也去休息,但货源不稳必然使交易成本升高,而一款水货手机动辄几百元的涨幅则明显抑制了学生等暑期客的购买欲望。

  “这个夏天水货生意很难做。”有水货手机商对记者表示,像三星I9000这样的热销机型,7月初时中关村大的分销商手里都能有个几百台现货,“而目前整个中关村也就有个千八百台存货”,供货量不足上月的十分之一,货源紧缺自然价格一路走高。

  缺货涨价的实际上不光是水货手机,如同这个夏天里不断蹿升的温度,中关村各大IT卖场中CPU、硬盘、内存等电脑配件,也在以日均20元的速度不断涨价。而作为水货游戏机的主力机型PSP3000竟出现了2200元的历史高价,而在年初,PSP3000尚躺在1300元的低价位。

  水货IT产品价格齐涨,导致理应热卖的暑期旺季销售量不升反降。对此,多数经销商都把其归咎于海关严查走私所带来的渠道不畅,货源紧缩。

  记者就此采访深圳海关办公室对外宣传科,相关人士提供的数据显示,仅就7月上报的海关查私记录,当月深圳湾海关在旅检入境渠道查获1宗人身绑藏走私诺基亚手机464部案,抓获涉案人员5名,案值约42万元人民币,偷逃税款约7万元人民币。此外,皇岗口岸旅检入境渠道查获一名旅客在鞋底藏带CPU案件,计有100余块用海绵捆好的CPU。同是7月,皇岗口岸还查获一起利用两地牌大巴走私电脑内存条案件,抓获涉案人员3名,查扣涉嫌走私电脑内存条6277条,初估案值过百万元。

  与这些典型案件相比,更让水货商“头大”的则是海关的立体打私。

  新“清关”链条

  “以往海关查私重点主要锁定在海陆运输的大型集装箱货柜上,但这对于体积小、价值高、市场行情瞬息万变的电子产品走私显然越来越不适用了。”有北京海关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

  熟悉水货路径的经销商向记者透露,目前包括手机等数码产品以及高端化妆品等在内的水货入境已经俨然一条完整产业链。一般来说,这个过程是:新品欧洲或美国上市(奢侈品通常优先欧洲,科技品通常优先北美)后,当地唐人街的“大佬”(通常亚太地区水货源头多由欧美当地华人势力把持)出手,与当地大代理商谈好一批少量新货交易,开始的批量不会太多,科技产品100-200台、奢侈品几十个而已,试探市场。一旦市场需求旺盛,则转而由香港大的专业收购商向欧洲或北美的上游下单订货(通常单量要过千),然后再由唐人街出手与当地市场代理议价。

  大货到港后,由香港分销商推动流转环节,目前走私通关途径主要有四种:第一,集装箱货柜一般贸易报关进口,通常的作假手段有虚报、瞒报、偷换物品等,但此手段目标大、机动性差,海关比较好抓,而且奢侈品科技品等通常体积小价值高市场流转快,实在不适合大货柜一般贸易通关;第二是海路渔船快艇偷运,或陆路中巴商务车等走无申报通道入境;第三就是水客携带过境,小批量的就走旅游关,货量大的就在陆运关接货;最终一类就是专业清关物流公司承接的快件式进口(这个通常量大),以及私人物品的邮寄方式,网购、邮购、海外代购用此方式比较多。

  除上述最后一种方式物品会直接抵达终端用户手中外,其他各种方式过关后,需要再在深圳通过国内物流系统分发到下一级买家手中。

  上述北京海关人士表示,对于进口货物来说,目前国家海关认可的除临时入境之外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一般贸易报关进口,一种就是以快件的方式进口。一般贸易报关所具备最大的优势是可以大批量的进口所需货物,并且海关税金对于企业而言可以起到抵税、退税的作用。但是一般贸易报关所对应的局限也很明显,首先它的时间慢、周期长,要求各项单证、批文办理繁琐;其次,它要求进口货物务必单独使用拖车单独报关入口。

  “无论是进口成本、时间周期、风险系数,还是在货物虚报、单据造假、权力寻租等各环节,像电子产品、化妆品、奢侈品这样小件高价货物的走私,一般贸易报关已不常用,水货商会寻找其他更快捷、安全的途径。”iSuppli中国资深行业分析师顾文军认为,相比一般贸易报关进口,快件进口的优势显而易见。首先它可以不需要所进口货物提供各种单证以及相关的证明;其次由于它要求的数据仅仅是货物的商业发票和装箱明细,故它申报的时间和速度会比较快;再者,采用快件方式,货物运输通关过程中的大量显性和隐性成本很大程度上由物流公司分担了。

  “走快件的话,从香港接货开始计算,到该货物进口至大陆的时间顶多也就是一到两天,要是一般贸易报关一两周算快的,压你一两个月也不新鲜。”当记者以客户身份联系深圳市八百里加急快运有限公司时,其负责人表示,如果遇到货物比较多的情况下,可以分批申报进口过来,因此,大批的货物进口其实也是可以快件方式操作,现在很多大客户都喜欢以快件的方式进口。

  该公司负责人以香港快件进口为例给记者解释了流程,首先是客户无须任何单证、批文,只需提供货物品名及香港提货地址,其余所需各种手续均可代办。其后,当天收货,1-3天货物可到深圳,并强调大货、柜货一样可以快速清关且价格低廉。最后货到深圳再支付运费,通常是首重费用10元/公斤,且每公斤的计价中包括运费、税费及手续费并按货值全保。

  此外,该负责人还表示,公司承接进出口报关运输、中港快件进口、台湾地区快件进口、日本快件进口等,品类涵盖牛皮、化妆品、箱包、机器模具、仪器仪表、电子元件、数码产品等。同时公司还为客户量身设计一条龙的解决方案,例如何种情况用中港快递进口,何种情况用一般贸易进口,没有任何单证的又该如何进出口,没有进出口权的又如何处理进出口等等。

  记者还在淘宝搜到一家钻级专营私人物品快速通关的商家——“深港物流一日通”。该商家陈小松表示,可代理个人香港至深圳散货或柜货进口报关一站式服务,包括各类私人物品、广告品、样品,涉及仪器仪表、数码产品、玩具、化妆品、食品药品、医疗器械、布料、牛皮、箱包等等。操作方式是其提供香港公司为代收货人,客人把货物发到其香港公司,再由香港公司接货后分批次安排进口报关。

  陈小松表示,因为是散单运输,海关监管相对宽松,由于货物众多人力有限,海关应企业联合会要求也会从简处理通关问题。费用一般是按公斤计算,包税包费并不再产生其他费用,时效是货物当天到达香港公司,正常情况下货物第二天可到达其深圳公司,然后再发国内快递到达目的地。

  除了这类专业的代清关物流公司外,名声在外的“罗湖水客”不但没有式微,反而是在近年来渐成体系,不断壮大。

  据水货圈内人对记者讲,深圳海关下辖23个二线关,其中旅游出港海关是罗湖口岸和福田口岸,其中又以罗湖关开放最早,进出港也最便捷。由此在罗湖海关专门向中国境内带货的人,就被业内俗称罗湖水客,香港话则称“罗湖水工”。

  该人士说,“罗湖水工”通常一天可能往返深圳和香港几十次之多,职业就是帮人带货,主要带奶粉、食品、化妆品、手机、电脑、数码产品、服装等。由于中国海关的法规认定,只要自用合理数量,可以不征税。水客们充分研习了国家政策,每次带货数量都不超过法定数量,也就不用纳税。

  水客历史伴随着特区的开放也已有三十年,改革开放至今这种最原始的蚂蚁搬家方式就一直存在,只要单次不超法定数量,海关就无权处罚。水客除了进口,还有出口业务,超高速带货到香港,专人服务,主要业务有衣服样品出境,个别急件出境等。“水客的数量一般估计有5000人左右,相当于中国一个集团师的兵力,试过两小时运一个集装箱过关。”上述水货业内人士称,水客之前因长期盘踞在罗湖而得名,不过近段时间沙头角、皇岗等陆运关也出现水客身影,他们负责把关外停靠的大巴、中巴、小巴上的货物搬运进关。

  遭遇海关“立体”打私

  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正是由于不断出现的新“清关”手段,海关总署近期连发两文,分别是针对快件进口的《海关总署2010年第33号公告》和针对进出境个人邮递物品管理的《海关总署公告2010年第43号》,目标直指日益增长的快件方式进口。

  其中,《33号公告》自7月1日起取消了进口件400元人民币以下货样、广告品免税的规定,海关将依据商品编码(HS)计算关税。因此,完税价格在400元人民币以下的进口快件将有可能产生相应的关税、增值税和消费税。《第43号公告》则更为严厉,从9月1日起,取消过去对个人邮递物品500元人民币的免税额,并且对邮递进境物品应缴进口税超过50元人民币的一律按商品价值全额征税。

  海关总署监管司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随着国内外商品市场极大活跃,进出境快件的性质已向交易性质的商品为主转变。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网购、邮购、海外代购等业务发展迅速。从海关实际监管的情况发现,一些不法分子企图将所经营的进口货物拆分成多票,伪报为个人物品,利用个人物品免税额优惠规定,通过邮递、快件渠道进境,逃避监管。

  同时该发言人也指出,根据《海关法》的有关规定,我国对进境商品区别为货物、物品等不同监管对象,适用不同的管理要求。物品具有“非贸易性”的特征,进境后不得出售或出租。显而易见,网购、邮购、海外代购以及个人携带过境的物品,如再次进入贸易领域无疑具备了牟利性,所以这些都不是物品而是货物。对于货物,无论价值多少,都要照章纳税。

  “基于互联网和无线通讯技术,现代国际间贸易形态正在出现跨越式的大发展,这就要求海关监管也必需适应网络化、信息化、立体化的创新要求。”国际贸易专业律师陆欣表示,无论是传统形态的货柜通关走私,还是新形态下的网络代购、水客等,对于在“通关”环节的权力寻租、利益交换或是法规漏洞,都可以通过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来加以约束和规范。

  “不过水客这种现象,海关监察部门的确存在调查取证的难度。”陆欣表示,携带通关如果超过自用合理数量,如一次带几十台上百台手机,就属违法,根据刑法第153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涉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在5万元以上的,应当予以立案。而对于频繁通关的水客个人虽无罪,但可调查取证追溯其水客带货的组织者,依据海关相关条例给与刑事处罚。

  对此,深圳海关相关负责人也强调,个人携带进出境的行李物品应当以自用、合理数量为限,且居民旅客在境外获取总值超过人民币5000元的自用物品,或非居民旅客拟留在境内总值超过2000元的物品,入境时均要如实填写《进出境旅客行李物品申报单》主动向海关申报,办理纳税等相关手续;否则将要承担相应的海关义务。

  也就是说,一台苹果iPad或是iPhone4的话,其裸机汇率折算价如果超过5000元人民币的话,即便是个人自用携带入境,也需要按照《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完税价格表》中的数码产品类申报缴纳总价20%的税金。如果是高档手表、名牌箱包、高尔夫球具的话则适用30%的税率档,而烟、酒、化妆品更是要缴纳50%的税费。

  该海关人士强调,目前深圳各关口已采取了多项措施加大对走私违规携带高货值产品入境行为的监管力度:一是实施旅客分类通关监管模式,突出监管重点,加大查缉力度,防止不法分子以藏匿的方式走私该类物品进境;二是加强走私风险的预警分析,提高现场查缉相关物品的针对性;三是向旅客普及此类物品的相关法律法规知识,引导进出境旅客自觉遵守海关通关规定。